出通 知了

非变态不痴汉的新世纪好少年!

【UT/SF】被喜欢的人辅导功课是怎样的体验?

超级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我要死掉了!!!

鸢骨头:






※undertale,cp:Sans X Frisk(♀)
※子博客大法好!可以发lof啦!
※知乎体。Frisk失手杀死过怪物后重置的PE线之后。

※ooc有。



提问:被喜欢的人辅导功课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
220个回答

@匿名用户
6371人赞同
谢邀,怕被喜欢的人看见就匿名啦。太害羞了/w\打字很慢很慢,所以你们的问题我就不回啦。被问的多的我就在这里偷偷说,是的,对方是怪物,是只骷髅怪物。虽然怪物们已经回到地上四年啦,不过大家似乎都还对他们不怎么熟悉。他们超可爱的,我相信只要心怀善意,很容易就可以和他们成为很好的朋友的!
……不过不要像我这样傻傻的把心交出去啦,现在我也在为暗恋苦恼着。

本人女,12岁时因为意外耽误了一两年学业,回到学校已经不太能跟上同龄人的进度了。但是我并不想留级=͟͟͞͞ =͟͟͞͞ ヘ( ´Д`)ノ……就一直很艰难的努力着。
现在是高中,课业紧张了非常多,因为我的理想是做一个怪物学家,唯一一所设立了这个研究的学校要求的分数特别高,我现在的分数是绝·对·考·不·上·的,我就请求妈妈为我请家教。
请来的第一个是一个帅气的小哥哥,听说在有名的大学念书,教了我半个月,后来因为和我表白被刚好进来送点心的妈妈发现了……无疾而终。小哥哥再也没来过。
第二个是在隔壁学校教书的老师,女性,四十多岁的样子,非常亲和,但是第一天来教我的时候就被来找我玩的骷髅朋友给吓走了。
第三个是个男老师……嗯,本来是很平平安安没有什么事的,甚至我成绩还提升了,于是朋友们说要开party庆祝。老师也来了,不过他尝了尝我一个朋友……嗯,称呼他P吧,他尝了P做的意大利面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我家里。
妈妈很着急,她继续找家教的途中,偶然一次朋友S看到了我正抓耳挠腮的一本习题集,然后……嗯,他辅导我做完了。那次的评价我拿了A+!全对!
于是妈妈和S一拍即合,从此S就是我的辅导老师了。

来说一说S吧。
我本来是以为S不会同意做我的家教的,因为他真的超懒。并且他不缺钱,他是之前提到的P的哥哥,他们当初在地下的snowdin就有一套不可思议的大房子了,到了地上,货币不通用,可他又飞快了买了一座温暖的大房子,还给弟弟P买了辆红色的,超酷超炫的跑车。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挣钱的。因为他真的很懒,平时也一直闲着,还经常有空骑着小三轮接我上下学,偶尔中午会来学校找我,和我一起在天台吃吃午饭吹吹风。他靠在天台栏杆边看风景的样子很帅。帅的我丝毫都没感觉到他只是一具没有血肉的骷髅。

嗯,描述了那么多,很明显就能看出来我喜欢S了。不过他一直不知道,我不敢告诉他。因为一些私人的原因。我梦见过我在梦里表白,他就站在地下的瀑布——那里有荧光点点的水和回音花,还有水边柔软的水香肠。我梦见我在那里对他说我好喜欢你,所有的回声花一起在说我好喜欢你,然后他就这么看着我,两手插在口袋里,咧嘴笑——他总是咧嘴笑。所以这并不总是一个积极的表情。他注视了我一会儿,瞳仁的颜色完全褪干净,黑漆漆的,看起来像深渊。我就怵了,语无伦次的告诉他是玩笑,但是他没有听,他掉头就走,我在后面怎么追都追不上,所有回音花都在咯咯笑着说这是玩笑,我就一直追他,但是他不见了。我摔了一跤,在梦里捂着脸嚎啕大哭,我把自己给哭醒了。
醒来后灯亮着,S和P很担忧的看着我——我想起来我正在骷髅家借住,S把手放在我额头上,问我怎么了。我告诉他我做了个噩梦,最后S唱了摇篮曲哄我睡着了。他不会知道我做了个怎样的噩梦的。我绝对,绝对不会告诉他。也不会告诉他。我不想让梦里的事成真。我害怕失去S。
……不过说真的,S唱歌超温柔,可是并没有那么好听。

我后来想过我的这个梦。我和S之间其实是有很多问题的。我心知肚明但我害怕提出来。S也很善解人意从来不提。只要不碰触他的底线,他就会非常温柔。和他相处非常愉快,就好像他知道怎么和全天下的人愉快相处似的,只要他想,他就可以让你喜欢他。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有趣的,值得喜欢的骷髅。所以我有的时候也会忧心忡忡,因为我无法知道S究竟是怎么看待我的,他重视我是真的吗?他和我说笑话是真心的吗?是他想要邀请我还是,只是因为P想邀请我所以他满足了他弟弟的心愿?他是真的还把我当朋友吗?……他是真的信任我……相信我不会犯错,还是只是一直在监视我……?
是的,我曾经犯过一个巨大的错误。严重到我都觉得不可能原谅自己了。现在大家都不记得我的这个错误了,可是我知道S记得。
所以我猜,我的这个梦,是我对自己的警告。我必须小心翼翼,才能不失去任何人。我一步都不能踏错,我不想再重来,重来的机会已经没有了,就算能够再次重来,S一定会我更加失望。所以我不能失去任何人。我不能伤害任何人。或者说,这个梦也是我潜意识里的绝望,我深知自己不配得到任何的爱,我不配得到美好的happy ending。

所以你能猜到,S答应给我辅导功课时我的心情了吗?

我就像一个偷到了good time的小偷!
我开心的锁着房门抱着我的被子在床上打滚!!我无声的呐喊!我跳跃!我把自己扔到床上,埋进被子里抱着枕头嘿嘿嘿的傻笑!
直到S敲我房间的门,对我说,嘿,孩子,你放心,我不会对你太严厉的。你可以不那么怕我。现在,让我们协商一下教学时间?别畏缩到关在房间里不出来,你难道失去了你的“骨”气吗?你真的不想面对你可靠的大朋友?
他继续讲了几个超烂的冷笑话,真的很烂,他讲的双关笑话一直很烂,今天格外的烂。但我今天必须得紧紧咬住床单才能扼制住让我的笑声。他还门口“knock,knock”,看起来不打算放弃,而我乐不可支了一会儿,巨大的沮丧和傲慢包裹住了我。
我在干什么啊?我在践踏S的担心。S在为我担心,他以为我害怕,他为我焦急着,他不知道我其实在房间里开心到要爆炸?而我还一直不出声,让他以为我很糟,从而博取他更多的关注和对话?
我觉得自己糟透了。同时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我爬起来和给他开了门。和他确定了补习时间。他在离开时甚至拍了拍我的头,这是安慰,我知道。但我的内疚感快把我折磨疯了。

S很准时,并且每次都很认真的为我补习。我从来不知道他是这么……嗯,敬业的一个骷髅。要知道当初在地下的时候,他工作的时候都能睡着。不是翘班就是睡着。对比起来,他为我补习时真的负责到不得了。他一定会是个好老师。
他当然是一个好老师了。他所有的题目都会,就如同所有的问题都精通。他能用我见过最快的速度解出一道数学题,而我连题目都没读完。他能讲解出所有的解题方法,他讲的特别清楚明了,他还耐心。就算我那么的笨,他还是非常耐心,耐心到我都不好意思再说一句“我没弄明白”。
我做对了题时,S会拍拍我的头,有的时候是肩膀。我会感觉他一成不变的笑容会变的真心一点,弧度大一点。这太能满足我了。我希望他开心,我希望他觉得我是一个好孩子,所以我真的用了全部的心神去学习。
我在下一次考试中,进步非常大。大到老师都惊诧的把我叫进办公室,隐晦的问我学习方法。或者说用没用什么卑劣的手段。尽管被怀疑了,我还是非常开心,我知道S知道我的进步后,他会很开心,只要想到他的开心,我就很开心了。所以我出奇温和有礼的回答了老师……呃,老师现在很信任我,在知道误解了我后认真的当着全班给我道歉了,她甚至现在逢人就对别的老师夸我……也算是S带来的意外之喜?

我放学后迫不及待的拿着成绩单找了S。S给了我一个拥抱,他拍我的背,在我耳边夸奖我。他说,孩子。你做的很棒,我为你骄傲。
我感觉我已经漂浮在天空之上了(笑)

之后——直到现在,还是S在辅导我。我的成绩越来越好了,但是S并未离开。我真的很开心。现在S并不需要给我讲解题目了,我们之间的辅导方式变了,大多数时候是我在写作业,他在一边看书,填纵横字谜;或者是我写作业,他在一边运算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。
在我熟练的能掌握课业之后,我写作业时开始频频走神了。
我开始偷偷瞥S。我忍不住不去看他。我总是会看向他。看他握笔,用骨指握笔,骨头偶尔会和笔杆碰撞发出非常好听的清脆声音;看他撑着脑袋思考问题,他还是在咧嘴笑,但这种笑容的弧度和黑色眼底里迸发出迷人的光;看他合上书,将头歪在一边开始打瞌睡,翘着腿,运动短裤宽宽松松的耷拉下一大截,双手插在口袋里,头颅靠在椅背上。
有时候看他睡熟了,我会用笔杆戳戳他的手臂,如果他醒了我会一本正经的告诉他我有不懂的问题,如果他还在睡,我会站起来给他披毯子,顺便……偷偷的戳一戳他的脸。

他辅导我,但是我却开始逐渐的难过起来。
S永远不会知道,kiddo有那么的喜欢他。

我甚至希望时间停止,我的高中永远读不完,我不需要读大学,我不要考试,我不想做个怪物学家了。去他妈的怪物学家。我……我只想要S。
我只想要他辅导我。一直辅导我。
……一直陪在我身边,不要有结束的那天。

不过我知道是奢望啦。
没关系,我会珍惜现在的时间的。现在和S共度的每一分每一秒,我都会好好的,认认真真的珍藏起来,一刻也不忘记。


--


今天的辅导课,Sans没来。准确的说,过了辅导时间半个小时,他还没有敲响Dreemurr家的门。这很不正常,对于Sans来说非常非常非常不正常。他给Frisk补课这大半年来,从未有一次迟到缺席过——懒骨头似乎用了平生最大的毅力来完成这份不算工作的工作。Frisk已经习惯他定点到来的“knock konck”,习惯骷髅一定会来临时候嘴角恒久不变的笑容。但是现在这些都没有出现;Frisk面对着摊开满桌子的作业本习题集,还有上次Sans寄存在他这里的进阶笑话集,紧紧抓着笔,有些慌张的坐立不安。
然后,电话响了。

她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抓起了手机接听:“Sans?!你是遇到了什么事吗?”
“呃……Frisk,是我。”
Frisk听出了对方的声音。她的肩膀一下就塌陷下去,还强打着语气里的精神:“嗨,Undyne,我很高兴你能打给我。有什么事吗?”
“是这样的……Frisk,Alphys前几天上网浏览。她在一个网站上……嗯,这个网站是以问答的方式讲述和分析自己的体验?或者是一些学科性的知识。Alphys最近很着迷这个。然后她……嗯,看到了一篇回答。”
Frisk紧紧的握住手机。她觉得自己僵住了。
“是……嗯,是关于怪物的。于是Alphys就拿给我看了。我看了第一段,觉得非常有趣,一个人类喜欢上了一个骷髅!而我们怪物里,只有两个骷髅!我觉得很快就能抓到真相,并且,嘿,那两只骷髅都单身太久了!出于看热闹的心理,我打电话告诉了Papyrus,Papy非常兴奋,飞快的跑了过来,呃,还有他的哥哥Sans。我们在一起读完了那个回答。”
Frisk的脸色涨的通红。她脸上发烫,想让Undyne不要说了,但是她张了张嘴,可怜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Undyne继续在说,而Frisk没办法不让自己听见友人在说些什么:“San越看就……怎么说呢,我形容不出他周身躁动的气氛。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Sans。Papyrus也被他的兄弟吓到了,叫了好几声‘Sans’,那个骷髅才回过神来。他告诉我们他没事,然后他就使用捷径离开了。后来……呃,后来Papyrus告诉我们,Sans最近辅导的是你。……Frisk,我很抱歉,我和Alphys都没想到会是你。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喜欢Sans,呃,不是那种的喜欢。我们都没想到是你。……Alphys也拜托我向你道歉。”
随后是Alphys拿过了电话。她本来就不擅长在电话中和人交流,更何况现在她听起来好像哭过一场一样。她断断续续的说:“Frisk,对不起。我很抱歉……我没想到是你,噢,天啊……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。想到这件事可能会伤害到我的朋友,我……我太失败了,我处理不好一切。”
“没关系的Alphys。”Frisk只能安慰她,“我很好,我没事。你要知道,Frisk一直是个很棒的女孩儿,她能承担的,她不会被伤害到的。所以你不要自责啦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挂了电话之后。Frisk在原地站了片刻,然后她顺着沙发慢慢滑落到地上,像一团失去了支撑的泥巴。她坐在地上,双手环抱住自己,将头埋进膝盖里,就好像这样能逃避未来一样。她可耻的想过了重置,但这个想法很快被她抛之脑后。
她……再次搞砸了一切。

她开始呜咽。忍不住的呜咽。泪水弄湿了她的裤子,潮湿感把她的脸弄的一塌糊涂。她开始还在控制让自己不要哭出声来,但是这没用,她很快开始自暴自弃了,不去管她现在看起来多糟糕。
她失去了她不能失去的东西。……Sans一定很失望,所以他没有来。他不会再来了。

“……hey,kiddo?”

最开始Frisk以为是自己的幻听。直到她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给包裹住。骨头温凉的质感小心翼翼的触上她的耳翼,然后她的头被什么东西抵住了。她的啜泣声停了一停。Sans抱住了她,把脑袋轻轻搁在她的头上。
……这并不是她的幻觉。

Frisk吸了吸鼻子,抬起头来:“Sans,我很抱歉……”
“不用道歉,你没做错什么,孩子。”Sans打断了她。他咧嘴而笑的模样看起来格外沉稳,只有漆黑的眼睛里闪烁着Frisk读不太懂的光,“该说抱歉的是我。我没有注意到你的心情……也没有及时的把我的心情传达给你。”
“……Sans?”
“我是太高兴了,高兴到不知所措了。Frisk。”骷髅修改了称呼,他微微别过脸,看上去竟然有些羞赧。他维持着揽住女孩儿的姿势,继续说道,“你不会知道骷髅Sans是废了多大了力气才争取到给你辅导功课的这一任务的。我们的老女士对你可是出格的认真。我……孩子,你真的藏的太好了,我一直以为你很怕我。”
“我没有!”
“好的,现在我知道你没有了。”Sans弯起眼睛,“在我看到那篇回答之前。我慌张,无措,兴奋又自责,就像一个热血上头的年轻人一样。所以我冲了出去让自己的骨头脑袋冷静冷静,以防它被烧开。这就是我今天迟到的原因了。原谅我好吗?sweatheart?噢——我早就想这么叫你了。”
Frisk咯咯笑了起来,她的眼泪干在眼角,Sans温和的擦去了它们。
“不过还是有惩罚的。”Sans故作严肃的说道,“你知道你做错了一道题目吗?”
“什么题目?”
“你没有告诉我你爱我。”Sans耸了耸肩,“所以现在只好由我来说了。不过惩罚还是不可避免的。”
Frisk听到自己的心脏和决心在胸腔里撞着,就像喝了好几瓶的高度酒。从天而降的喜悦砸中了她,几乎将她砸晕了。天知道!上一秒她还以为她失去了一切!但是现在她什么都拥有了。她忍不住的笑起来,笑了一遍又一遍。这有些蠢,但是谁在意呢?
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问:“是什么惩罚呀?”

“一个吻。”
Sans回报她以同样的笑容。



END

评论(1)

热度(76)